北科资讯网

热门话题(汇聚百家热点资讯)

书城玄幻荒天噬仙阅读本书订阅作品书籍评分评论列表打赏作品荒天噬仙免费连载作者:魂牵辣田鸡荒地古界,诸神遗族并立,僵尸圣祖超脱六界,神圣炽天使普渡众生,元素法神毁天灭地,修道之仙执掌乾坤,当神明与仙人并存于世,究竟谁更胜一筹?少年林凡,记忆尽...

今日头条站长提交入口,头条搜索网站提交入口,sitemap提交等‍今日头条站长提交入口‍←今日头条前端搜索地址1‍←今日头条前端搜索2‍←如图:功能目前正逐步完善中,现功能如下  感兴趣的站长快去提交吧!!!

                 哪吒之魔童降世-在线观看↓温馨提醒:视频来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观看,对于视频中的字幕广告与本站无关,请勿相信,避免上当受骗。下列视频为第三方站点播放。基本信息《哪吒之魔童降世》是由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有限...

  多少英雄梦,尽负岁月中     曾记从端游野狗到手游改5,我们从小学就开始接触问道到如今快三十而立,问道情怀还在,但道王梦却渐行渐远……错的不仅是雷庭的648贪婪,还有官托儿的弄虚作假,直到前阵子铁汁介绍了一个网站:wendao175...

中国推销员在线观看↓温馨提醒:视频来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观看,对于视频中的字幕广告与本站无关,请勿相信,避免上当受骗。下列视频为第三方站点播放。《中国推销员》是由檀冰执导的商战动作电影,由李东学、迈克·泰森、安妮克·阿斯克渥德、李艾、克罗...

   iMoney试玩平台下载,‍    ,←【注册直通车】一款可以赚钱的手机试玩软件iMoney为你提供超多好玩的应用,试玩应用还能领取丰厚的现金红包,赶快加入吧~注册登录0.5元,秒到账,下载手机APP,↓【扫码直通车】

【官方推荐】日日赚钱,周周榜单,月月奖励,边玩游戏边赚钱。还在等什么?快来聚聚玩,这是一个可以挣钱的网站。关于聚聚...

对于大世家和大宗门从不缺乏美女的地方来说,穆倾情的出现也只不过是昙花一现,虽然气质不俗,身材妖娆,但是看不到长相,并不能引起过多的怜惜,自然也无人上前来点拨个一二。
穆倾情也乐得如此,没想到会有如此意外收获,若地图是真的那几个小萌兽修为恐怕能很快提升一阶,鳯凰戒与龍藤戒兴许也能获得好处,最主要的她想知晓能不能引出司徒墨冉与那个上古记忆的共鸣。

穆倾情看似随意,实则眸色时不时的打量那妇人,看她眼中所流露,蕴含的完全没了方才的侥幸,而是悲戚更多了些,心下有了定论。
她自然是知晓那些原石能切出灵石来,更不可能让人当场切开,否则不就露馅了。
穆倾情思量了一二,略微压低至二人皆可听闻的状态,依旧面无表情道:“本姑娘并不是个心善之人,这些石头本姑娘自是可以全部比市面上高出三倍的价钱收购,不过~~!”

进入寻宝街,穆倾情已然打听到拍卖原石的场地。
对于别处玲琅满目,此处却显得乏味,除了一块块大石头就看不到别的光景,不过这里却是人口聚集第二多的地界。
人头攒动,算的上拥挤,穆倾情四下巡视,每个摊位上大小各异的石头,讨价还价的人都很多。

宝宝立马疑问的小眼神像穆倾情求证。
穆倾情羞愤的白了一眼一旁火上浇油,凑热闹的某妖孽,不得不咬牙切齿还要满脸堆笑的安抚单纯的小家伙:“呵~呵呵,宝宝放心他不会欺负我的,你去跟小鳯它们玩,旁边桌上有许多糕点去吃吧。”
宝宝在得到穆倾情亲自保证后显然相信主人不会受到欺负了这才乖巧的顺着柳裙顺了下去。

司徒墨冉正在那与怀中的小家伙较劲,一个越发冷寒一个越发泼皮,互不相让。
不知晓丫头如此的目的,不过想必是有她的想法,对于小丫头的言论他是言听计从,只不过怀中这个死拽着他衣襟,丑不拉几的小狗着实是~~!
虽然有些许熟悉感,不过让冰冷嗜血的钰王爷接受怀中这个丑萌丑萌的小东西还真是需要些时间。

不过一想到两个小家伙还是幼期,在加上那萌呆呆的外形,怎么看都像是小宝宝在玩过家家,让穆倾情有些忍俊不禁。
倒是宝宝变化最大,已然有一岁儿童般身高,稚嫩可爱的小脸出落的越发伶俐可爱,穆倾情这个保姆那是深感欣慰,突然有种自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脚。
而傻蛋除了皮肤略微白了些,比较接近正常人外倒是没什么太大变换,面孔依旧呆板的如同木头,毕竟他本体就是根木头。

再普通不过的马车进入了西岐地界,并未引起当地人过多的关注,毕竟通商许久比这辆马车更好的比比皆是。
只不过暗流涌动不是这些平明所能知晓的。
马车自从进入了西岐地界就不在飞奔疾驰,转而逐渐平稳缓慢,与一般车辆的脚力无疑。

司徒墨冉宠溺的注视着怀中的小丫头丫头难得如此放下戒备,轻松,是该好好休息一下,心中甚是欢喜,不仅是她如今对自己如此的信任与依赖,这一路走来他算是见证了小丫头的快速成长,在外人眼中的成功其中又饱含多少危急与险峻,她都依然毫无惧意的挺了过来。
这个倔强的小丫头——。

那汉子本也有些诧异对方竟然知晓他早有埋伏而停下了奔腾的马车,不过一照面看向对方不过一细皮嫩肉的公子哥顿时就放下了那一丝疑虑。
按他的想法,那小白脸可能有些本事,不过是些以往商家在外的防身法器而已,若看修为还真看不出来有任何灵气波动。
随着他话落一旁众人立马起哄,讥笑,一看就是常年打家劫舍的一群倭寇。

司徒墨冉冷峻淡漠的眸底冉起丝丝火焰,嘴角上扬一抹坏笑,并未搭理吐沫横飞的严二娘。
他看来得惩治下那个看笑话的小丫头。
并未言语,也并未任何提示,蓦然起身,玉指挑起埋头偷笑的小丫头下颚,狠狠的上前一亲芳泽,舌尖灵动流转于那粉红薄唇间,贪恋的,迷恋的一再辗转吸允,不过他显然不喜人旁观,略微惩戒就放开了本坏笑,现在略微染上一抹红晕的小丫头。

也就在穆倾情刚拿起茶盏准备品茶之时房门传来了阵阵敲门声。
穆倾情未曾多想,而司徒墨冉却微微蹙眉。
不错,从方才进入茶楼他就感觉到有窥视的眸光,只是略微释放灵气寻视,并未见修为高超之人也就无妨,如今这是寻上门来找死?
司徒墨冉冷眸闪过一瞬冷芒杀气,快的让人以为仅仅只是眼花看错。

如此事情就算定下,四人分两拨,一路向西岐,一路向云碧。
只是此时在马上狂奔的暗夜严峻的面庞更加涨红,陌离不懂也知道其中必是发生了什么,很是识时务的并未讨问。
况且这些天,他二人的‘接触’都然让他有些尴尬,虽然没做什么,不过暗夜那小子每到入夜就将他脱个精光,捆绑起来,而他还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憋闷的很。

原本由着穆倾情打量,不想她竟然与暗夜那家伙如此大刺刺的目光交汇传递,这让霸道小气的钰王爷怎能甘愿,玉手轻抬,恰到好处的阻隔了二人还在交汇的目光,继而一记冷眸飞到立马飞了过去。
暗夜瞬间脖颈处一冷,下出了细密冷汗。
他家主子这护食的行为还真是叹为观止,以后自当离穆姑娘远些,否则很容易殃及池鱼,也得警告着陌离些,那家伙少根筋。

“你认为那小小的丝被能抵挡住本王?”与当初一样的回答,心境竟然比那时更加怜爱那个‘小粽子’。
想来也是好笑,当初的情形如放回放一般,谁会想到如今心底已然装满了一个人。
说罢,司徒墨冉便起身更衣,略微瞥见身下的凸起,略微蹙眉,一抹苦笑。
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不过还是在等等吧!

陌离狐疑,略带打探的死盯着暗夜。
暗夜脸色不好的隐藏着内心的心虚,解释道:“你昨夜去刺杀穆姑娘,好在她大人有大量,以后长点脑子,穆姑娘可是咱王爷的逆鳞,恭顺着点,再有一次谁也救不了你。”
“怎么可能?我为何毫无印象”虽然他是不太喜欢穆倾情,可从未动过杀人的心思,再说他怎么一点印象就没有?

那个丫头就如日出一般,总让人希望盎然又内心暖暖。
如此怎能叫他不甘之若饴,做出许多以前认定为冲动冒进的事来呢!
想要说出些体己的闺房秘话,瞥见一旁还杵着根木头,眉宇间略显不悦,倒还是一贯的语气道:“想必丫头是有解决之法的吧,你也不能总让本王的暗卫昏迷不醒着呀。”

那个丫头就如日出一般,总让人希望盎然又内心暖暖。
如此怎能叫他不甘之若饴,做出许多以前认定为冲动冒进的事来呢!
想要说出些体己的闺房秘话,瞥见一旁还杵着根木头,眉宇间略显不悦,倒还是一贯的语气道:“想必丫头是有解决之法的吧,你也不能总让本王的暗卫昏迷不醒着呀。”

暗夜脱口便后悔不已,满脸涨红,立马扶人跪地:“王爷请降罪,属下逾越了。”
穆倾情并未怪罪接而接话道:“也不尽然,不过最好是将其隔离开排查,因为被蛊毒控制一旦癫狂起来,就会六亲不认,不死不休,我曾在古籍上识得此种蛊毒,倒是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体态特征也是微乎其微,可要是万一发起狂来,必定是有损王爷的人员,而且蛊毒只是暂时并无生命危险。”

司徒墨冉阴鸷的眼眸闪过一抹戾色。
心下自是担心,又恐搅乱丫头的布局,自是闭目寐之也依旧无分毫睡意,而是侧耳专心听隔壁的动向。
若是不能同寝,自然也是相邻的两间上房,有个万一他也会最先赶到。
也就在此时隔壁略微异动,一道残影已然破门而入。
然,此时房间内的景象!

陌离眼看着他动气,不知为何颇为心虚,倘若真是为了帮他,而他如此是不是很小气,究竟是他的不是,可是总觉得怪异,有些地方不对。
“那个,咱兄弟这么多年,谢就不多说了,总之以后别做这么莫名其妙的事情~!”陌离跟防贼似的,手臂护胸,脸色还略带讨好之意。
暗夜阴沉着脸上下扫了眼陌离,答非所问,语气颇为不善:“你回答刚才的问题。”

穆倾情清晰的看到彼此眼中只有对方的影响,那原本冰冷的眼眸现在是如此的炙热,温柔而又缱绻眷恋。
正午日头斜下一对璧人的倒影,如此荒漠中也宛如世外桃源,不在那么凄凉困苦。
司徒墨冉恍若珍宝般,另外玉手抚上她的头,低头见正好擒住她粉嫩淡薄的唇瓣,丝毫不给她退步与逃走的空间。

陌离还浑然不觉,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只是暗卫敏锐的直接让他感觉全身恶寒,一瞬竟惊出了冷汗,自是相信的寻视了眼,眸前不远处的一对璧人,并无发现什么不妥,然还是让他总觉着自家主子背后似乎长了双利眼,将他扒光看透。
自不敢对穆倾情在冒出半句不敬之话,一路更是小心翼翼与之拉开距离。
穆倾情对此也只是微微一笑解倾城,并不言语。

若司徒墨冉就是记忆中那男子必定是好事,二人共同承担,穆倾情心所向之。若不是她又岂能将其拖入那恐怖漩涡?
她的心中觊觎着这个绝世芳华,惊为天人的男子,所以必然不想看到他受到丝毫伤害。
这辈子她就是穆倾情,那个太过古老的记忆也只不过是今世她生命中的一段插曲,但毕竟与她相连。

“如此?”阎倾绝略微狐疑,探测的目光略微寻视阎皓月,并未见到任何纰漏,心下不由冷笑,不愧是最像他之子,收起眼神又恢复了以往状态,略微开口道:“此事既已如此也别无他法,继续派人在殿内搜索,守卫与机关都惊心去查探下是否有纰漏,好了退下吧,本殿主乏了。”

杀猪阎也不以为然,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够好,毕竟人家那是如花似已,比他们村的村好好看千百倍,自然嫁给他是委屈了,就连孩子多曾像他提起母亲跟他说很怪异的话也从未起疑,反而越发的对她好。
对于孩子的名字,杀猪留本着贱名好养活的思想,起了个阎二狗。
咱们叱咤风云的阎王殿殿主就被如此名字定进了族谱。

先说穆倾情他们离去,而突兀出现于虚空之人可算是这阎王殿的正主。
按阎皓月的样貌来说自然这阎王殿殿主的样貌也不会差到哪去,反而算的上出类拔萃,仪表堂堂,否则阎皓月的母亲也不会当初义无反顾的掉进那无底深渊。
阎王殿殿主,本名阎二狗,可以说出身穷苦,生父并不是什么达官显贵,只算一附属小国,乡野田间红口讨生活的。

“丫头,让别人平白占便宜,失了清白,若有一天钰王爷不要你了岂不是嫁不出?”
穆倾情倒是有那么几分感激,情是领了,心下却没放松警惕,那个家伙性情太过多变,如此突然施以援手到让她猜不出原因。
不过这人嘴太贱,显然不能正常对待,否则会蹬鼻子上脸,越发没个规矩。
所以她只是瞥了一个白眼过去:“不用你鸡婆!”

穆倾情想要插科打诨的糊弄过去,以为像小龍藤一般顶着一副蠢萌面孔,卖萌装可怜就会博得她的宠溺。
不过在看那人的面色,貌似是没什么作用。
而在她没看见的一瞬,司徒墨冉板着的面孔似有一丝崩塌,幸好他耐力非比寻常,倒也是轻松遮掩了过去。
他的丫头突然这么一撒娇,从未见过丫头如此一面,差点就让他绷不住了,简直就是个磨人的小妖精险些让他破了功。

有一种人就是没眼色,喜欢破坏气氛。
这人绝对说的是阎皓月。
阎皓月虚空而立,手臂环胸,阴柔苍白面孔妖娆邪魅,眼底除了羡慕和丝丝嫉妒最多的就是昂扬斗志。
那种病态的妖娆更甚让人怜惜,一抹邪笑轻挑,苍白而又骨感分明的纤长手指拂去被风吹落的碎发。
“咳~~咳!。”他轻轻以咳嗽示意,惊了一对鸳鸯。

上一页 1 2 3
...
下一页

联系方式

——

游戏试玩QQ群445683838

邮箱服务:172015071@qq.com

广告招商:wzf1616168(微信)

特别申明:本站只做内容索引和商家广告的

投放,一切内容请自行辨别。如有侵权请联系

友情链接

——北科资讯CLUB

|北科游戏 | iMoney手机试玩|中晶光学加工 | B2B网站大全 |北京别墅网 ||北科游戏WAP | 快手抖音低价粉丝 | 北科完美 | 北科资讯移动 | 北科中文| |北科英文   | 北科繁体 | 北科资讯  || 北京新房团购网|万科观承别墅|全球骑士卡|


提示:我们不接受带nofollow链接的友情链接,会定期清除此类链接,申请友情链接可以微信或邮件提交。